《旭桐画经》
出版单位:丽魅空间
出版日期:2013年
内容简介

一切水映一月---田旭桐 “一切水映一月,一月映一切水” 世间万物相让相就,相融相衬,山水之色也就是仁者大乐。有限与无限,人与自然,体现的心灵境界必然是对生命的礼赞。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,一张白纸也是一个虚无的空间,容得下万千世界。当然,淋漓泼墨信笔勾勒间,黑为图白为底,计白当黑, 同是一张白纸又最容易显露人的本性,善恶分明。在这张白纸上模仿他人是一件很便捷的事情,但是要以此为续,由影子转变为真实的自我将是异常的艰难。解脱之法不外乎充实自己的思想,由一个“心急”的人慢慢沉淀下来,使之“埋光埋名,养智养慧;随动随静,忘内忘外。”   对佛学的理解难以穷尽,人之社会背景、经历、思维观念的差异,释读的方法也不尽相同。每当我画水墨画,品味《弘一法师的座右铭》,总会感觉到读文字的同时也是读自己。其实,许多时候在落笔之前创作构思就已经腹稿于胸了,符号化的形象也是事先确定的。但是,要寻找组合它们的方式,抽象出另一层精神化的哲理,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。此时,图形的准确,笔墨技法所形成的形式趣味都成为了附属的东西。这时重要的是让自己的情绪由不安定的波动中逐渐的安静下来,读一段弘一法师的文章,听一曲《高山流水》。潜意识的力量支撑着视点,心地明朗,得其所安,就会自然而然地表露出来自己希望表现的、隶属于精神高地的形象。    最初有意识地细读《弘一法师的座右铭》是缘于大师散逸恬静,行锋新颖,自创格体的书法。后来又见丰子恺先生的文章记述“弘一法师由翩翩公子一变而为留学生,又变而为教师,三变而为道人,四变而为和尚。每做一种人,都做得十分像样。 更觉法师“闻教明宗,竞擅其美”,“以出世之精神做入世之事业”, 岂止仅善图艺绘事笔墨文章!    以诗文入画前人早已有之,古籍画论就多有记载。宋代画院聘用画师曾以“深山藏古寺”,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 等诗词名句的诗意为题进行考试。当然诗中有画、画中有诗,不是一码事儿,用图像表现文字的意境毕竟不能进行简单的图解。与之相比,我更倾向的不是对文本的直接释义,而是感受于它的幻境和哲学因素。视觉图像的直观性使抽象的文字被衬托出来,隐现出审美趣味或一丝自我观念意识的觉悟。   圣人之学, 简易广大。弘一法师说:“花繁柳密处拨得开,方见手段。” 世易时移,如果说繁杂于精雕细琢,大段的说文解读后对精简的回归,我们所有的思考除了满足视觉或者心绪的思索之外,就不能因为缺少自己的认知而变成失言的呓语了。 一画一禅心——读《旭桐画经》 北京日报(彭俐) 午夜岑寂,灯光一束,捧读《旭桐画经》,犹如身处林泉,清凉无限。田旭桐所作禅意水墨画,画面淡雅,墨色微茫,笔触洗练,韵味绵长。这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画家、教师,20余年来默默执着于此道,以禅心入画,用笔墨参禅,挥洒出自己艺术领域的一片新天地。   这一叠丛书《旭桐画经》共分三册:《旭桐画经——之心经金刚经》、《旭桐画经——之六祖坛经》、《旭桐画经——之弘一法师的座右铭》。最是末一本读之亲切,那是弘一法师李叔同亲自收集、编录的佛学心得,颇显“一切水映一月,一月映一切水”的涵容与澄澈。   正像西方油画擅长描摹耶稣故事一样,中国水墨最宜表现禅宗意趣。水墨的点染气韵生动而空灵,恰与静谧深邃幽远的禅意相随,并相互呼应,彼此印证。题为《饮不尽》的画幅,隐约可见对饮于青峰之巅的两位老僧,与之对应的文字也只有两句:“逆境顺境看襟度,临喜临怒看涵养”。《制怒》一帧,可看画中佛陀的表情,他闭目而坐,神闲气定,飘飘忽忽,身体居于离地三尺的空中,释文曰:“人虽至愚,责人则明;虽有聪明,恕己则昏。常以责人之心责己,恕己之心恕人,不患不到圣贤地位”。《恕之道》的图中,几只小鸟在铁丝网上鸣叫,寓意分明,相配的语句颇为励志:“以冰霜之操自励,则品日清高。以穹隆之量容人,则德日广大。以切磋之谊取友,则学问日精。以慎重之行利生,则道风日远。故曰:‘忠以行己,恕以及物’”。除了欣赏绘画艺术,我们还可以从弘一法师偏爱的这些格言警句中,获得富有哲理的人生启迪。 禅宗与艺术有着不解之缘。禅诗一境,禅画一心,禅茶一味,禅琴一韵。自南北朝时期禅宗始祖菩提达摩传衣钵于中土以来,特别是自唐代禅宗六祖慧能讲经布道以后,禅诗、禅画就逐渐兴盛起来,历代不乏能者、圣手、巨匠,诗人如寒山、拾得、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王维、苏轼、曹雪芹……画家有王维、贯休、董源、巨然、范宽、梁楷、董其昌、八大山人……今日之禅诗、禅画得益于古人、古代传统文化,却不囿于前人才是道理。但在前辈大师们的麾下舞枪弄棒是需要点儿勇气的,画家田旭桐的艺术探索无异于探险。他说:“很多时候我是一个把经典不当经典看的人,总觉得如果手捧经典,字字执着,咬文嚼字,凡事都必究——寻根溯源,就会失去平常心的真实……‘经’就是常态、常理,离我们并不遥远。”或许六祖慧能之言乃是真言:“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一切般若智,皆从自性而生。”  一画一禅心。一心一禅画。 即使我们不去画画,想必内心里也都有各自的禅的图像,我们各自的禅的图像与画家田旭桐的禅画,也许是心意相通的,抑或是心心相印的。 《旭桐画经》觉悟“千秋道” 中青在线(桂杰)日前,《旭桐画经》由新星出版社出版,包括《心经金刚经》、《六祖坛经》、《弘一法师的座右铭》等。该书作者田旭桐是国内禅意水墨画第一人。他多年来一直尝试用水墨画来传递禅意。田旭桐说:“凡事必究,就会失去平常心;所谓据典,并非玄奥学问。平常事中,能够悟出千秋道——‘经’就是常态、常理,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。”   美术评论家贾廷峰对田旭桐的画作这样评论道:“画里总有沙弥形象,或水墨晕染,或着以颜色,或深陷其中,或游离其外,皆是打坐参禅模样。符号化的沙弥意指自我,各种场景意指众生。在简化单一的形式中,进则入世勇猛精进,退则出世反躬自省。渐修与顿悟的互化有无,佛家的‘不二法门’便在这日复一日的案头修行中,动静等观,简淡清风。” 田旭桐以水墨画禅意: 北京晨报 (刘婷)《旭桐画经》近日由新星出版社出版。据策划出版方北京丽魅空间文化介绍,这是大陆迄今为止首次成规模以水墨画方式推出的品读禅经著作。该书作者田旭桐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。他多年来一直尝试用水墨画来传递禅意,笔下的经典标志“禅者”之美、之空、之雅在艺术界独树一帜。该系列包括《旭桐画经•心经金刚经》、《旭桐画经•六祖坛经》、《旭桐画经•弘一法师的座右铭》及附赠经书四个部分。 作者田旭桐说:“很多时候我是一个把经典的东西不当经典看的人,总觉得如果手捧着经典,字字执著,咬文嚼字,凡事都必究寻根溯源,那样就会失去平常心的真实。我们写文章、谈天说地时,经常会引经据典,其实,所谓的经典并非是多么玄奥的学问,那些就是人们口传心授的心得,是生活常识。只因称颂于口,平常事中能够悟出千秋道,也就成了经典, 经 就是常态、常理,离我们并不遥远。” 田旭桐的禅意水墨画已经持续研究了近二十年,谈到之所以用这样简约、空灵的笔法来解读禅经,田旭桐说:“画禅意水墨画,以简求丰,逸趣为妙。茶禅一味,书禅也是一味,人言食色性也,另一面食色禅也。”策划出版方负责人吴红梅说,该系列画作精美,禅意特别,文字经典,集意、趣、理为一体,是一本推广传统文化的创新画著。田旭桐希望用这些禅意水墨画提醒大家:生活再忙碌,也不要忘记关照自己的心。”

Copyright © 2006-2014 YIAOKONGJIAN.COM,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
京ICP备13011313号-1

艺奥空间 版权所有